<span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ins></span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span id="fk5wx"></span><menuitem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
    <span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ins></span>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listing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listing>
    <var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var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address id="fk5wx"></address></video></menuitem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address id="fk5wx"></address></strike></thead> <noframes id="fk5wx"><del id="fk5wx"></del>
    <var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progress id="fk5wx"></progress></dl></var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<ins id="fk5wx"></ins><cite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progress id="fk5wx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    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
    <ins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/strike></ins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cite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    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
    <var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var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<cite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/span></var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noframes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i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i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cite>
    <th id="fk5wx"><cite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/strike></cite></th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
    1. 訊飛AI同傳被指造假:同傳譯員親自揭發,訊飛用人類翻譯冒充AI

      哪有什么AI同傳,明明是剽竊我這個人類同傳譯員!

      2018年9月,人類的AI技術已經可以流暢實現同傳了?一場國際會議上,的確出現了“AI同傳”,來自知名語音識別公司科大訊飛。但會后,會議現場的人類同傳譯員不干了:

      哪有什么AI同傳,明明是剽竊我這個人類同傳譯員!

     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      真同傳,假AI

      故事的主角是一位王姓同傳譯員,知乎名字叫做Bell Wang,我們叫他Bell同學吧。

      9月20日,Bell同學來到上海國際會議中心,為2018創新與新興產業發展國際會議(IEID)的高端裝備技術與產業分會做現場同傳。女搭檔告訴他,這場會議要直播,兩人便精神緊繃的投入到了工作當中。

      這個會場的大屏幕被分為了三個區域,中間是分會場的名字和介紹,兩邊則是演講嘉賓的PPT,PPT下方有字幕,左側是中文,右側是英文,兩側的字幕上方都帶著訊飛聽見的logo,讓人覺得這些中英文都是訊飛的作品。

      15375167588109.png

      第一位外國嘉賓上場了,是日本科學院院士福田敏男(Toshio Fukuda)教授。日本教授的英語果然比較酸爽,訊飛聽見了,但是訊飛聽不太懂。

      15375168834881.png

      英文的語音識別只好隨心所欲的往上加讀音差不多的詞,正常人并不能看懂這段“英文”到底是啥。但是左側的中文,表達清晰,用詞準確,簡直流暢到逆天啊!

      15375169109237.png

      這訊飛聽見是怎么在聽不懂英文原文的情況下,如此流暢的翻譯出日本教授的英文演講呢?難道這個AI會讀取意念嗎?

      當然不,所有的中文翻譯,都是Bell同學女搭檔現場翻譯的。這里壓根沒有人工智能翻譯,都是人類智能翻譯。像圖中的“就是猿猴的移動”這句話,Bell同學直接點出來了:

      “就是”這種詞,是我們同傳譯員在順句子的時候用來聯系語句的,機器譯文不可能說“就是”。

      想一想,那些回答不上老師問題的同學,是不是總是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那個……那個”緊張的說不出話來?機器怎么會緊張?

      訊飛聽見露餡的地方不只“就是”,在女搭檔說的英譯漢譯文中有“步態”這個詞的時候,屏幕上出現的是“不太”;在Bell同學的漢譯英譯文中有“Davos Forum”(達沃斯論壇)這個詞的時候,屏幕上寫的是“Devils Forum”(魔鬼的論壇)。

      毫無疑問,屏幕上的譯文是用語音識別技術識別了人類譯員說出來的譯文,而且識別得還不太準。

      意識到這一點,Bell同學感到非常惡心,但是畢竟會議得開,工作得做,演講得翻譯,他還是繼續認真的翻譯。雖然一度想說一句“本次翻譯由同傳譯員Bell Wang提供”來揭穿一下事實,但考慮到訊飛畢竟只是在打擦邊球,沒有明說“是我們的AI同傳”,Bell同學忍下了。

      石錘!石錘!

      但是當天下午,石錘出現了。

      15375170332611.jpg

      Bell的女搭檔發現,這個會議在知領直播的頁面上,寫明了科大訊飛的“智能翻譯”,而且知領直播中的同傳,是把他們二人的同傳翻譯,換了一個機器的聲音讀了出來!

      憤怒的Bell同學忍不了了,決定錄下來揭發訊飛。由于視頻直播有延遲,他完整的錄下了女搭檔和知領直播中的那個機器人的聲音。

      這段視頻中,演講嘉賓說可以挖掘數據,然后放入圖表,女搭檔翻的是”I can mine this data and put it in charts”,但訊飛錯誤的識別成了”minus data”和”put it in charge”,之后,視頻直播中的機器人毫不猶豫地按照錯誤的識別文本讀了出來。

      直播中的那個“智能翻譯”完全是按照識別出的女搭檔說的話來讀,讀聲音的機器人也沒有斷句。現在,我們可以梳理一下科大訊飛“AI同傳”是怎么一回事了:

      嘉賓說話

      人類同傳譯員翻譯,說出譯文

      訊飛識別人類說出的譯文

      譯文被投放到屏幕和直播中,
      直播中投放語音合成的人聲

      所以,“智能翻譯”壓根不存在,機器識別人類說出的翻譯,再用機器聲音說出來,這怕不就是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一直在說的“人機耦合”吧?

      同傳圈子議論紛紛

      Bell同學聲明,科大訊飛事前沒有告知他和搭檔會場有語音識別的字幕,也沒有告訴他們直播的同傳是機器朗讀二人翻譯文稿,沒有征得二人同意就冒名使用了他們的翻譯成果,有侵犯知識產權的嫌疑。

      而后,更多的同聲傳譯工作人員發聲了。

      有人覺得,AI同傳沒那么容易,這是剽竊同傳譯員的工作成果:

      15375173687135.jpg

      15375173948102.jpg

      15375174251869.jpg

      15375174522018.jpg

      還有人覺得,自己辛辛苦苦學了那么多年的同傳,被一個冒充的機器耀武揚威,非常心寒:

      15375174761087.jpg

      15375175046164.jpg

      不過,也有站訊飛,覺得訊飛聽見本來就是語音識別產品的人:

      15375175357634.jpg

      訊飛往事

      其實,這不是訊飛第一次被人指責“剽竊”了。根據觀察者網的報道,在去年的時候,科大訊飛就被曝光在會議現場同傳作弊。

      情況是這樣的:

      科大訊飛的作假方式就是在大型會議上,表面上看現場使用的是訊飛的機器同傳,實際上訊飛機器起到的作用,只是把現場譯員的話識別出來,實時發到屏幕上而已。

      15375175895408.jpg

      看上去是不是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?

      同時,更多的人在微博和知乎“me too”了科大訊飛:不只Bell同學,他們也找過我做類似的事!

      1537517625594.jpg

      1537517653512.jpg

      AI同傳

      科大訊飛被指責的體無完膚,其他口口聲聲要替代人類同傳的AI同傳是什么情況呢?

      一句話:不在大會上出點問題,都不算是搞AI同傳的了。

      今年4月的博鰲論壇,騰訊的同傳AI著實被diss了一番。當時,最大的窘態是換著花樣去翻譯“一帶一路”:

      15375177042493.jpg

      還有給出一堆亂碼的情況,好好的同傳,突然成了“結巴”。

      15375177316849.jpg

      就在當天,還出現了騰訊急找同傳救場的傳言。但后來被證實,這不是騰訊AI同傳團隊干的。同樣,還有號稱“讓同傳失業的”搜狗,放一段給大家看看吧。

      1537517767677.png

      但是令人驚訝的是,等著我們所以。就是這樣。讓我們看看能不能把整個情況弄到他們的上面。所以對于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有很多恐懼,現在,

      針對這些窘態,騰訊和搜狗都各有各的解釋,但不能否認技術上仍舊不完美。事實上,大家對這一點都心知肚明,對新技術的容忍度也挺高。但對這些新技術的“浮夸風”,以及刻意制造出來的恐慌,都不是十分待見。

      15375178026384.jpg

     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,跳出來打臉這些AI同傳的急先鋒,好多都是專門做同傳的。畢竟,誰讓這些AI動了他們的飯碗呢~

      相關標簽:
      人工智能
      • 車云星
      • 空間站
      • 福特星球
      • 蟲洞

      加料 /

      人評論 | 人參與 登錄
      查看更多評論
      彩票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