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ins></span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span id="fk5wx"></span><menuitem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
    <span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ins></span>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listing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listing>
    <var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var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address id="fk5wx"></address></video></menuitem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address id="fk5wx"></address></strike></thead> <noframes id="fk5wx"><del id="fk5wx"></del>
    <var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progress id="fk5wx"></progress></dl></var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<ins id="fk5wx"></ins><cite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progress id="fk5wx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    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
    <ins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/strike></ins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cite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    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
    <var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var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<cite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/span></var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noframes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i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i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cite>
    <th id="fk5wx"><cite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/strike></cite></th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
    1. 服務16個品牌后,我的「汽車設計」 心路歷程與方法論 | 下篇

      • 李相燁
      • 發表于: 2018/09/20 02:58:00 來源:車云網

      李先生,您不去做老師,是高等學府的一大損失……

      近日,在北京798的現代汽車文化中心,來自韓國現代汽車的捷恩斯造型設計副總裁——李相燁(SangYupLee),給包括車云菌在內的很多媒體,進行了一次關于汽車設計的演講。

      李先生的這次演講中,結尾部分包含了對現代汽車全新設計方向的闡述。但整整歷時一小時的演講,李先生卻從自己兒時對汽車毫無概念,到青年時代的世界游歷講起,串起了自己在通用、大眾和賓利等品牌的設計工作經歷,給很多不太懂汽車設計,不知道如何去看汽車設計的人,透露了一些很有價值的“汽車設計方法論”,還有一個汽車設計師的“心路歷程”。

      因此,與其說這是一次“品牌設計演講”,到不如說是一個資深汽車設計師給一群學生,上的一堂“汽車設計啟蒙課”。所以,為了這一點,車云菌整理了李先生的演講原文,一些地方在不修改原意的前提下,適當調整(比如增加我們喜聞樂見的表達方式等),并搭配現場拍攝的圖片,把這堂有意思的“啟蒙課”給重現出來(車云菌認為的重點部分會進行標粗處理),供那些對汽車設計有興趣的人閱讀。

      下圖是李先生參與過的汽車設計(節選)

      以下是李相燁(SangYupLee)先生的講稿正文(下篇):

      (接上篇)無論你是誰,設計哪個品牌,必須要沉浸在這個國家的文化,我不能把自己僅僅當作是一個韓國人,因為我的母親給了我一個韓國名字,但是我同時要融入不同的文化,比如我在賓利的品牌當中,我需要吸收英國的文化,在美國、德國,要吸收美國、德國的文化。

      6、“實際上我一開始并不想回到韓國”

      兩年前,我加入了現代汽車集團,我之前很難想象,我會回到韓國工作,我以為我會一直留在賓利,這其實是一個了不起的體驗。我在英國、在加州的房子也很好,比如我還可以在加州退休,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,直到有一天收到了現代的電話,來自我的祖國的電話。

      實際上我并不想回到韓國,我已經是這么西化的一個人了,沒法真正回到韓國文化里面。但我突然間捫心自問,這難道不會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嗎

      在我離開韓國25年之后,我終于真正回到韓國,回到一個韓國國家品牌,1970年代開始的一個新品牌,再次服務韓國人,如果我能加入這樣一個品牌,也是一個特別的旅程,特別不一樣的挑戰,這就是我現在站在這里(現代汽車文化館)的原因。

      我是這樣一個人,我希望永遠去接受不同的挑戰,我覺得我沒有什么可以失去的,因為我是從一無所有開始的,我白手起家,所以哪怕我失去一些東西,但依然沒有關系,還是比我一開始的一無所有要多一些,所以我回到了韓國。

      在我回到韓國之初,我遇到了很多挑戰,在2-3年的時間里,我們需要將一個車從概念投入到生產。譬如說在我們的設計室里面,現在的概念車在未來的兩年之后就會投入生產線,這個節奏很緊張。

      而我來到現代大概有兩年半了,所以我非常期待我們的車能夠盡快下線,變成現實,我今后會來北京來的更多,因為我要跟諸位更多地分享我們現代設計的特質。

      7、什么是設計?設計師是什么?

      在我談設計之前,我想問一個問題,問一個基礎的問題,什么是設計?

      我們談了很多什么是了不起的汽車設計,但是究竟什么是一個了不起的設計,你認為什么樣的設計是了不起的?設計的作用是什么?設計對于你而言的意義是什么?

      對于這個問題,很多人都有不同的故事,關于設計究竟應該是什么樣的。對于我而言,我覺得設計是產生價值,為所有人創造價值,創造價值比創造金錢更重要

      我現在戴的是我祖父的手表,這就是我過去十年一直戴的手表,如果我再戴它30年,我死的時候給我孫子呢?這就揭示出,即使是老牌的手表,無論價格如何,我們設計的終極價值在于創造一種能夠讓客戶傳遞下去的價值

      什么是了不起的設計,它不僅僅關于看起來好,聞起來很好聞,有的時候摸一摸它,觸感也是很好的;但最重要的是,當你走近這個車,需要能夠有一種情感的聯系和這個車融為一體,很多人會說,設計實際是講故事,這也是設計很重要的一個部分

      無論設計師做了怎么樣了不起的設計,顧客不需要了解設計是什么,不需要知道它意味著什么,對于我而言講故事特別重要,是設計的重要一部分,你們知道這些人是誰嗎?這些人是“果粉”,我特別喜歡蘋果的設計,我一直使用蘋果手機,這些人不是蘋果的銷售人員,但他們同時也是非常了解蘋果公司的一群人,他們知道誰是喬布斯,他們知道他的遠見,他們知道關于蘋果的一切,實際上他們是這個品牌的“死忠粉”,這是很重要的,一個好的品牌、好的設計,一定要有這樣一群追隨者。

      如果你有一個三星手機的話,你在很多時候會發現三星比蘋果好的(比如錄屏功能),但是如果一個“三星粉”到了一群“果粉”中間,那結局是可能會死得很慘。

      某種程度上,設計師就像是一個廚藝大師,為食客做一頓難以忘懷的大餐,設計師像一個廚師,我一直把自己這么去想象,因為廚師必須要了解他們的顧客,他們的食客是誰,他們必須要了解顧客的喜好——比如誰是喜歡吃肉的,誰是素食者,誰是喜歡吃魚的,必須要了解這些,然后可以做一盤讓人永生難忘的大餐

      如果我是一個做牛排的大師,無論我有多善于做牛排,我都沒有辦法把我的牛排送給一個素食主義者吃。無論你的廚藝本身有多好,更重要的是要了解你的顧客是誰,這是比你本身的技能更重要的

      我覺得這個對于設計而言也是一樣的,設計師必須要了解市場,必須要了解我的顧客,必須要去了解潮流,必須要知道我們需要做什么

      8、方法論:觀察與傳承

      現代集團是一個特別大的汽車集團,它是如此之大,實際上我們現在在美國有一個特別大的分公司,在中國有一個很大的分公司,這些分公司完全不一樣,我們還有印度有一個分公司,印度的分公司已經是印度第二大汽車公司了,所以這是遍布全球的布局。

      對于我而言,加入現代汽車的時候,我在思考,我要做什么呢。因為有這么多車型,我要去工作,要與它們打交道,我都不知道從哪兒開始了

      在開始的時候,我只是去觀察,因為如果不觀察的話,你實際上什么都做不了。所以從哪開始呢?后來我跟自己說,大家看全局的話,就會知道從哪兒開始,總是有一把鑰匙能夠開啟

      假設你要做一個特別大的橋,一切都如此的好看,但最關鍵的基石非常重要,基石是開始的起點,基石放在哪非常重要。作為設計師我這個時候要問自己,我要從哪開始這個基石,把基石放在哪?

      比如一些新品牌,甚至比一下美國或者歐洲的一些品牌。這個是保時捷,一個歐洲的老資格運動汽車品牌,在所有的產品中間有一輛車叫做保時捷911,當然它現在生產了各種各樣的多功能車,包括SUV、轎車、電動車等等。但是保時捷在所有的設計當中,都非常關注它們的基石特點,或者最基本的特點,那就是911的品牌精神——在所有的車型當中,都涵蓋這樣的品牌精神

      如果有人問我說,在所有的SUV,所有其他品牌的SUV和保時捷的卡宴之間有什么區別的話,我可以這么說,卡宴里有911的精神在里面(而其它品牌的SUV沒有),這是保時捷的精神在SUV中的體驗,在其他的不同車型里,911這個品牌基石在其他品牌當中體驗不到。

      又比如奔馳有S級車,現在奔馳生產這么多的不同車型,包括SUV、轎車、卡車,還有其他的車型,那么奔馳的C級車和BMW的車有怎樣的差別?如果有人問我這個問題,我的答案是這樣:

      “在C級車有S級車的DNA在里面,因為這就是奔馳的精神所在。BMW的系列車型當中,7系里面涵蓋著3系車的DNA在里面,所以DNA傳承很重要。”

      這個時候我們要問自己,對于現代來說我們的DNA是什么?這個問題我們一直在問自己,這個實際上可以用在所有的新出現的一些品牌上,包括中國的一些本地品牌,他們生產了這么多的車,這么多的不同產品組合,但是你的核心車、核心的基石是什么?基石對于整個產品組合當中其他車來說有沒有體現,這是對于像我們這樣的品牌,尤其是年輕品牌所要關注的一點!

      現代生產了這么多車,我們選一輛車,把基石放進去,這是我們在進行設計的時候考慮的因素,我們就選擇了索納塔,這一點選擇的非常好,因為索納塔在全球銷售非常高,在美國有,在中國也賣,很多不同的區域,包括韓國都賣,它應該是現代賣得最多的一輛車,這個車比其他的車傳承了現代更多的品牌基因。如果要考慮索納塔是我們的基石,是我們的特殊標志的話,應該沒有什么其他車型可以選擇(PS:新的索納塔明年將會推出新款)。

      9、成為趨勢的設計者和設立者

      如果大家關注索納塔的歷史,還是很有意思的,這是YF車型的設計,不是現在的,而是之前的一代,相對而言它是一款非常現代、非常前衛的車。

      這輛車推出的時候,我在美國通用工作,當時我看到了它之后覺得它真的很驚艷,這輛車真的是第一輛家用轎跑車了,它有轎車、跑車的特點,同時有非常棒的車身設計。

      我當時第一次在美國看到這輛車的時候,一下子想到兩件事:

      第一,我以前怎么沒有這種想法?作為家用的轎跑車,有轎車、跑車的外形和車身設計;

      第二是,這個車肯定會成功。最終事實證明,它在美國、中國市場非常成功,尤其是在美國市場表現非常棒。

      索納塔設計非常前衛,不僅僅我在這說,所有的雜志反映都是如此。有一輛“汽車趨勢”雜志,在封面介紹了索納塔車,而且和其他的競爭車型做了比較。這輛車作為比較年輕的品牌,和這么多日本車進行競爭,度過了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時光。

      當時有很多人批評這款車,很多人喜歡這款車。很多人批評它,是因為從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款車非常激進、有人說它看起來就像一個蟑螂一樣,像一個昆蟲,但是我們把YF那一代的索納塔的所有特點,都保留下來了,包括里面非常理性的一些設計,但是看起來人們會覺得像昆蟲。很多日本車從索納塔這學到了很多特點,在設計上加入了很多激進元素。

      通過這輛車,我們需要向世界提出一個宣言,這一點非常重要。不太清楚大家記得不記得在封面上,它提到索納塔和其他車相比,完全看起來不一樣;我們也是想通過設計表達這樣一個理念:和其他車相比,我們希望區別于其他車型,差異化的特點一定要傳承下去、沿襲下去

      對于索納塔而言,人們對我們提出了很多批評,因為我們并沒有按照這樣一個整體趨勢走,我們完全是反趨勢而行,但這也是重新設計流行趨勢的一種方式。如果我們跟著別人做同樣的設計,做同樣的產品特點,公司是沒有未來的。所以我們不能僅僅跟著趨勢,而是成為趨勢的設計者和設立者。

      所以作為一個設計領先的品牌,我們也是希望最終能夠做到成為設計或者設立趨勢的品牌,而不是跟隨趨勢的品牌。

      如果要描述一下現代的設計,就是我們接下來設計工作要覆蓋的范圍了,應該用兩個詞描述,叫做——“感性&運動”

      也就是說要非常具有吸引力,另外還有運動特性。換句話說,我們在設計里加入了情感色彩,就是加入情感因素在里面,希望真正能夠觸及到人們的情感。這正好和大眾的高爾夫不一樣,高爾夫就是德國包豪斯的設計特點,完全和這個不一樣。

      瑪莎拉蒂、法拉利六七十年代的設計非常性感,可以完全盯著看一天,非常漂亮。作為我們設計師,我們在想,怎么能夠獲得這樣一個效果,怎么設計出特殊的東西,給大眾帶來特點、價值?

      我們在想應該在車里加入情感因素,在SUV、越野車、轎車里面都可以加入情感因素。相對而言,更大程度上,這就意味著它和包豪斯的設計風格相反,更多的是蘊含拉丁情感在里面

      如果看這個圖,德國基本上是邏輯、理性的代表、包豪斯冷淡的風格,這是基本的設計風格;另外一個設計傾向,我們叫做情感,法拉利、瑪莎拉蒂具有情感因素,現代應該在哪里,這是我們的位置,我們希望我們的品牌未來朝著這個方向推進。

      從感性運動開始,我們開始推出我們的概念車,我們叫做“紅線(Le Fil Rouge,下圖)”,2018上海車展也展出了,我們的第一款感性運動車。這輛車非常獨特,你可以看到里面很多情感因素,這種特點,這種量,以及柔軟的觸感等等,能夠很大程度放大、觸及人們的感情,這是下一代索納塔靈感的來源,也就是說保持四門轎跑車的設計,但在運動里面加入了很多感性因素。

      10、套娃設計,不能給用戶帶來任何價值

      從這一點開始,接下來還想介紹另外一點我們接下來要討論的,現代之前設計了很多了不起的車,很多車的前面都是一樣的,這一點在很多其他品牌的產品上也都是一樣的——車的面孔設計非常類似(現在我們管這個叫套娃)。

      但是,我們不愿意在未來這樣做,像俄羅斯套娃那樣,大的、小的看起來都比較像。作為我們一個大產量的品牌,我們覺得這個設計策略今后可能不會繼續奏效了。這是因為,之前現代汽車還是比較小的一個品牌。我們希望我們的客戶能夠看到我們的車,距離很遠就能立刻認出來——哦,這是一輛現代汽車

      可是現在,我們有了更多的用戶,我們不希望他們的外觀都是一樣。如果我們設計很多的車,如果它們全都看起來差不多,實際上設計就不是那么奏效了,這并不是給客戶創造更好的價值!所以我們希望能夠開始一個不一樣的階段,我們把它叫做“現代設計”。

      車云菌在這里插一句——“大眾,你聽到了嗎???”

      我們把未來的設計體系看作是一個國際象棋的棋盤,有國王、王后、主教、騎士、車,看起來不一樣,但是放到一起的時候是一個團隊。象棋的棋子,每個棋子都有功能,失去一個棋子,都有一個功能無法實現,這是我們之后做的感性運動的設計概念,國際象棋關于每種車型都有自己的一種精神氣質。

      比如下一代的索納塔和伊蘭特,我們不會讓它們徹底不同,但是一定會有所不同。這樣一種設計哲學、設計理念,實際上是基于我們用戶的需求,我們客戶的精神需求,當我們去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,我不希望我的車和其他人的車長得一模一樣,無法反映出我的這種個人氣質。我們需要去了解我們用戶的這種需求,才能更好地設計他們需要的車型,我們一定要去理解客戶的需求。

      這是我們的車型,我們有一個全球比較統一的外觀,無論伊蘭特,還是索納塔,他們看起來都是比較像的,實際上我們在這之后,還會進一步進化,特別是在中國,也是不一樣的。

      我們要去深刻地理解中國用戶的需求,我們要為我們中國的客戶設計完全不一樣的東西。我們怎么理解中國的市場呢?

      首先基于這樣一個產品的設計理念,就是LAFESTA這款車背后所代表的設計哲學。這款車是今年上海車展揭幕的,它包含了關于我們對于中國的理解,對于中國大城市,人們生活的態度、風格,包括中國的轎車整個需求,以及中國消費者價值觀的理解

      所以我們研究了很多關于中國夢,這好像是美國夢的一種延續。還有顏值訴求,還有情感訴求,這些研究對于中國市場非常重要。中國現在是世界上網絡覆蓋最好的國家,使用微信可以做一切,在世界任何國家都無法達到中國這樣一個互聯網普及程度;除此之外,還包括中國的文化,中國人的自信,以及中國對于IT的關注,對于中國的年輕一代,他們是如此自信,以上這些,我們都放在了研究報告中。

      為了吸引這樣的中國用戶,實際上作為一個設計師,我們要讓我們的車擁有情感的吸引力,即使它是一輛四座的轎車,但仍然能呈現很多情感元素、視覺元素。

      現在,LAFESTA這款車正在北京、煙臺的工廠里面準備著,我們非常期待在中國大街小巷看到LAFESTA行駛,服務于中國用戶。實際上現代正在不斷地進化,我們希望成為汽車設計領域的一個領跑者。

      昨天的偉大在今天可能僅僅是平均水平,在明天可能是很差的水平,所以品牌就是關于進化,我們一定要不斷地去推進汽車的設計水平,提升中國用戶的生活享受的感覺。實際上很重要的一點就是,我們是和中國的設計團隊緊密地合作,他們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

      然而,LAFESTA僅僅是開始,從LAFESTA的設計風格上,我們可以期待它未來的設計進化。

      相關標簽:
      現代
      • 車云星
      • 空間站
      • 福特星球
      • 蟲洞

      加料 /

      人評論 | 人參與 登錄
      查看更多評論
      彩票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