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ins></span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span id="fk5wx"></span><menuitem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
    <span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ins></span>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listing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listing>
    <var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var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address id="fk5wx"></address></video></menuitem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address id="fk5wx"></address></strike></thead> <noframes id="fk5wx"><del id="fk5wx"></del>
    <var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progress id="fk5wx"></progress></dl></var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<ins id="fk5wx"></ins><cite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progress id="fk5wx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    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
    <ins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/strike></ins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cite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    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menuitem>
    <var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var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<cite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fk5wx"><span id="fk5wx"></span></var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<thead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/dl></thead>
    <noframes id="fk5wx"><ins id="fk5wx"></ins>
    <i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i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fk5wx"></thead><menuitem id="fk5wx"><dl id="fk5wx"><listing id="fk5wx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    <cite id="fk5wx"><video id="fk5wx"></video></cite>
    <th id="fk5wx"><cite id="fk5wx"><strike id="fk5wx"></strike></cite></th>
    <cite id="fk5wx"></cite>

    1. 10年后,你擁有的汽車會……

      • 鐘子涵
      • 發表于: 2017/08/18 10:17:20 來源:筆記俠

      ?汽車行業的迭代思維是怎么樣的?這會給我們的社會帶來什么樣的變化?

      也許2027年,你坐在空間有客廳那么大的車里喝著酒,車會語音告訴你路況和站點;大街小巷由于汽車發動機聲音的減小而安靜了不少;汽車尾氣再也不是造成城市空氣污染的重要因素;一個家庭會像擁有手機一樣擁有好幾輛汽車,甚至小孩也可能獨自駕駛人工智能的汽車;汽車的保養可能在你喝杯茶的功夫就能完成。

      汽車行業的迭代思維是怎么樣的?這會給我們的社會帶來什么樣的變化?熟知一個行業的基本規律、變化,才能及時把握風口。

      我作為易車的創始人,經常會被問一個問題:像奔馳、寶馬這么好的車,為什么車上的屏幕這么不好用?

      這不能怪汽車工程師們。因為,現在你用到的車都是在五、六年前設計和開發的。這就是過去的100多年里,汽車行業的世界觀和做事的方法。

      一代產品基本上是七年,有的甚至是十年,而每年可能只有一些外觀上的小的改型和改款,但是總體上來講,車的迭代周期都是七年或十年。所以,很難符合今天這么快的移動互聯網變化的趨勢。

      iPhone到現在十年間迭代了多少代?平均一年多迭代一次。可是,車在十年的時間里可能只有一代產品。

      思維上的差異,會導致大家用車不方便。

      一、傳統汽車是怎么迭代的?

      傳統的汽車公司對于迭代,主要考慮三件事情,也就是傳統的汽車迭代主線:

      1.動力總成:包括發動機、變速箱等,一代發動機匹配一代車。造型、工程設計、造型趨勢。

      這代車和上代車的傳承和更新主要在于什么?底盤系統。

      2.材料的變化:比如說出現特種鋼、高強度鋼、高強度鋁、碳纖維,以及工程技術的變化;

      3.審美的變化:你得跟得上潮流,不是所有的車都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;

      要降成本。體系化地降成本,也是迭代的一個方式和推動力量;

      4.法規:特別是環保的法規,還有一些安全的法規。如果不迭代,可能車就賣不了。

      推動傳統的汽車行業發展的,有兩個主動的因素和兩個被動的因素。另外一方面來講,傳統的汽車也受到了很多約束:

      法規有時候也是一個限制因素,現在很多法規規定得非常非常細。前兩天我們想做一個比較創新的燈的設計,最主要的限制就是法規,法規規定燈在某一個維度上只能有一次變化,所以好的造型就沒辦法做。

      5.成本的約束:開一個模具需要很多錢,做一個實驗驗證需要花很多錢,開發一輛車需要非常非常多的錢。

      6.機械實驗周期:機械實驗需要考慮各種各樣的環境,極寒、高溫、濕度等,要進行各種各樣的機械實驗,并且需要足夠長的時間。

      7.研發和供應鏈管理:因為涉及的東西復雜,迭代了一個東西,別的東西沒跟上,也很麻煩。如果供應鏈或者是供應商不能給你量產,也無法迭代。

      現在的車聯網做得差,是因為他們都把它當成一個硬件產品。用一個硬件產品的迭代思維應對一個移動互聯網時代、人工智能時代對于使用需求的變化,當然就匹配不上了。

      我想現在全世界都已經認可,智能汽車和電動汽車是汽車行業的發展方向。把這兩個詞放在一起,就是智能電動汽車。大家越來越清晰地知道,這是未來的發展方向。

      那么智能電動汽車產品會有什么不一樣的迭代邏輯?或者說它有什么樣的挑戰?

      二、汽車行業的迭代思維

      軟件、硬件、服務一體化。這個趨勢是從智能手機開始的。毫無疑問,這也是智能電動汽車方面的發展方向,在這樣的情況下,汽車行業的迭代思維會有什么樣的變化呢?

      先看看硬件的變化。

      之前底盤、動力總成、造型這些按照五年、七年的周期做迭代。現在可能就不太一樣了。

      1.底盤。底盤不能老改,好不容易做完一個實驗驗證你又去改?不僅很麻煩,而且不安全。底盤還可能需要一個大周期,當然個別零部件周期會短一點,但總體架構的周期還是會長些。

      2.造型。現在有軟件,如CAE等做輔助,造型和總體的集成設計等方面可能會縮短到三年。

      3.電氣架構。包括以前我們說的CAN-BUS(車上的控制器局域網總線技術),這個部分好多年都沒改動過。但今天,它已經沒法滿足車輛對于數據傳輸的需求。在這方面,將來迭代速度肯定會越來越快。

      所有跟電子電氣相關東西的周期肯定比機械的東西要快。所以我們認為,這部分的周期基本上是兩年。

      還有一些東西迭代起來更快。電驅動系統里面有一些影響電機性能的,比如IGBT(一種晶體管)芯片。

      為什么我們的車比特斯拉的車好?其實很簡單,我們用的英飛凌的芯片比它要領先半代或者一代。

      電池的迭代。

      以前汽油的迭代還是慢的,號與號之間主要是加點添加劑,而現在的電池不一樣,電池里面材料的變化直接影響了電池容量的變化。

      因為電池會影響加速性能、續航里程,這是電動車的一個BUG。從商業模式上來講,這個問題如果沒有解決,越早買的人越吃虧。

      因此,電池的迭代需要去思考和應對一些新的商業模式。

      其實BMS(電池控制)軟件也需要不停地迭代。我們今天看到的智能電動汽車,無論是聯網的部分還是自動駕駛、人工智能的部分,都高度依賴芯片(例如,GPU:視覺處理器、顯示芯片;CPU:電腦中的核心配件,其功能主要是解釋計算機指令以及處理計算機軟件的數據),它們的迭代周期也是按年來看的。

      傳感器的迭代。傳感器的迭代也是按年來看的。特別是Camera、LiDAR這些, LiDAR的迭代非常快,這種固態雷達在不遠的將來也許就能用500美金的價格供貨,并且在性能方面也很好。

      這只是硬件的部分,還有軟件的部分。汽車以后不只是交通工具,還是一個數據采集器。

      將來的智能電動汽車一定會建立一個新的能力的循環體系,這個新的能力循環體系是什么呢?

      車在大街上跑,搜集數據,然后傳輸到云端,通過深度學習轉化成為圖象識別的能力,或者駕駛習慣的能力,再轉化成一個智能自動駕駛的能力,再通過遠程升級能力給車,這樣就建立起了一個循環。

      在這樣的循環中,車獲得源源不斷的能力提升。以后,車能力的提升就是一個持續的事情,而不是時間維度的事情了。

      三、汽車行業服務的迭代

      以前行業的服務都是通過經銷商、加油站、保險公司這些第三方的中間商去服務用戶。現在的汽車品牌并不對用戶體驗付總體責任,只對他的產品負責任。

      比亞迪和寶馬在使用環節上來講沒有什么區別。

      但是這已經是100多年前定的規矩了,今天還用這樣的規矩看,肯定是莫名其妙的。就像你要搞電商,你去中國銀行柜臺辦匯款,去郵局取東西,如果換貨、退貨還要去京東的專門售后服務中心,這不是挺扯的嗎?

      轉到互聯網時代,類似于特斯拉這樣的公司在服務方面比原來的公司有很大的改進。比如直銷、快充樁這樣的體系已經有了一些改變,但是我認為還不足夠。

     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,要建立的是用戶和用戶、用戶和服務人員之間直接的連接,即人和人的連接,用戶也會成為服務體系的一部分。

      服務也是在迭代的,任何一個意見都應該及時地反饋,生成內在的服務能力。

      四、未來迭代的核心與挑戰

      從今天的角度看,推動未來的汽車行業迭代的核心力量會是兩件事情:

      數據和AI。就是我們今天講的Rebuild智能的主題。

      我們要從用戶視角、用戶擁有、用戶體驗等方面進行服務理念的革新。

      這兩件事情成為推動未來的汽車迭代最核心的元素,不只是簡單的工程、機械、造型方面的。

      我們看今天的iPhone和以前的外形上有很大的區別嗎?好像也沒有,但是背后的東西已經完全不一樣了。

      我做一個比較形象的比喻。以前汽車行業的迭代相對比較容易,就像原始社會打鼓一樣,只需要一種樂器,用一個節奏,按照那個節奏來就可以了。但是今天我們要把軟件、硬件、服務一起迭代,我們是要指揮一個很多人參加的非常大的交響樂團,這兩個的難度肯定非常不一樣。

      要去適應這樣的一個交響樂團的模式有兩個非常大的挑戰:

      如何把不同頻率迭代的技術融合到一起?

      如果現在做遠程升級OTA,要如何確保三年前的車也能夠很好地兼容?

      如何保證安全駕駛、操控體驗的一致性?

      整個試驗、驗證體系有沒有從一開始去做復雜的測試?

      將來的軟件是要持續升級的,可硬件也許是三年前的,怎么辦?

      是不是保留了足夠的測試車能夠做各種各樣情況下的驗證?

      我覺得,把不同技術融合對管理挑戰是非常大的。

      還有一點感性,但也至關重要,就是融合不同思維的人才帶來的挑戰。

      以前的汽車公司的思維都是機械工程師的思維,大家基本都是一致的。以后就不一樣了,會有軟件、服務方面的人參與,這些人可能比硬件方面的人還多,如何讓這些人能夠在一起愉快地工作?這個挑戰我覺得比第一個挑戰還大。

      所以,將來的汽車公司可能是由像蔚來這樣新的公司去主導,主要的原因是我們有機會建立一個新的機制和新的文化,能夠讓真正代表不同思維的人在一起工作。

      因此,將來的汽車公司面對的挑戰除了技術融合的挑戰,還有人才、思維融合的挑戰。

      相關標簽:
      蔚來汽車
      • 車云星
      • 空間站
      • 福特星球
      • 蟲洞

      加料 /

      人評論 | 人參與 登錄
      查看更多評論
      彩票11选5